“课堂笔记”——新型抗体药机制及应用__凤凰网

?

“课程表”已在上一次活动中公布。这一次,小编将把每个人聚集在一起专注于它。从论坛“出奇制胜新型抗体药机制及应用”开始,你准备好写一支笔吗?让我们来看看。

%5C

论坛One着眼于目前抗体药物的研发热点,将详细阐述以下五个方面:

Probody技术应用

ADC药物研发

双特异性抗体

蛋白降解PROTAC技术平台

纳米抗体研发难点

我们邀请教师为每个主题制定横向框架。仍在探索问题的“同学”可以检查并填补空白,分享技术案例,加深对垂直方向的详细了解,并贯彻关键点。现在,“课程笔记”的组织如下。

01

Probody技术应用实例进展

Probody技术的核心思想是“前药”(“前药”),一种在初始状态下不起作用的药物,仅在代谢成活性形式或到达特定部位后才发挥治疗作用。目标是改善抗体药物的靶向和利用并减少其副作用。

Probody技术属于CytomX的专利技术,但国内企业很快就仿制了。它是张江生物,张江生物结合这项技术,进行了许多有意义的创新。 Probody技术是否具有实用价值取决于临床临床数据是否能够显示该技术修饰的抗体可以具有更好的剂量效应,更低的副作用发生率和严重程度,以及基于临床阶段的实际效果。怎么称重?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邀请张江生物通信公司上海迈奥君泰郭怀祖老师专注于解释。

%5C

郭怀祖| Mai Tai Juno总经理

02

最新临床开发情况下ADC药物开发的意义

今年,ASCO报道了DS-1062a在治疗耐药性非小细胞肺癌中的I期临床试验结果。

结果表明,DS-1062a的客观反应率超过40%,疾病控制率高达80%,不良反应更为可耐受;

RC48-ADC具有良好的性能,对晚期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具有更好的耐受性和治疗效果。没有观察到剂量限制性毒性。在20名患者中,14名剂量≥1.5mg/kg的患者中有8名(57.1%)有PR效应,4名(28.6%)对SD有反应。接受曲妥珠单抗治疗的11例患者的有效率高达72.7%。

ADC就像一个精确制导武器系统,结合了细胞毒性小分子的高效率和特定肿瘤细胞的高选择性抗体。细胞毒性小分子在“引导系统”抗体的指导下起到杀灭弹药的作用。恰好对抗病变细胞。在国内市场的激烈竞争和ADC药物临床申报的背景下,如果你脱颖而出,你可以迅速获得第一次机会。我们被邀请在这个问题上与启德医药秦刚老师分享案例。

%5C

秦刚|启德药业总裁

03

双重和多克隆抗体的开发

双特异性抗体的作用机制主要包括三种介导免疫细胞杀伤,阻断双靶信号通路,促进功能复合物的蛋白质形成。 Removab和Blincyto的作用机制介导免疫细胞的杀伤作用。 Removab含有两个抗原结合臂,它们与细胞毒性T细胞的CD3位点和肿瘤细胞的EpCAM位点结合; Blincyto分别与细胞毒性T细胞的CD3位点和肿瘤细胞的CD19靶标结合,以指导T细胞杀伤靶标。细胞。

在全球生物技术公司大力投资双特异性抗体药物的热情下,国内双特异性抗体药物的开发也在迅速升温。然而,双特异性抗体的免疫毒性,副作用,协同效应和剂量探索也是发展中需要面临的阶段性挑战。来自中山康方夏羽老师将与《双抗和多抗产品的开发》分享经验。

%5C

夏羽|中山康方生物技术副总裁

04

PROTAC蛋白质降解技术平台分析

PROTAC技术利用细胞内“更清洁”的遍在蛋白 - 蛋白酶体,其正常的生理功能负责清除细胞中的变性,突变或有害蛋白质。 PROTAC利用细胞自身的蛋白质破坏机制从细胞中去除特定的致癌蛋白,这是靶向治疗的替代方法。

最近,PROTAC已经成为整个制药工业的焦点,因为它成功地获得了几种蛋白质,特别是BET组蛋白质和激素受体的高细胞活性和良好的药代动力学特性。小编对这个技术平台的应用也很渴望。快来请上海科技大学杨小宝教授来理清知识点。

%5C

杨小宝|尚科达教授

05

纳米抗体发展的难点

纳米抗体具有结合传统抗体药物(目标靶标的高特异性,亲和力和低毒性)和小分子药物的一些特征(纳米级量表,可以进入受体间隙)的优势,在2012年它被评为顶级顶级十大新一代生物技术平台值得关注,并在各个领域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然而,由于其分子量小,其结构需要进行修改以用于临床诊断试剂盒的开发。然而,常用的结构修饰技术将对纳米抗体的生物活性产生负面影响,从而严重制约了纳米抗体产品的应用。研发人员必须面对的问题,我们如何优化纳米抗体的发展?我们从乘黄纳米抗体鼓掌师传胤老师给我们一个“焦点”。

%5C

师传胤|通过Nano Nanobody首席执行官

关注钥匙是不够的?

我们还安排了“小组讨论”。涉及什么“学习”?

我们邀请了科旺的卢宏韬博士作为“团队领导”,并与和其瑞的娄实博士、亿腾景昂的邹晓明博士、岸迈生物的彭彬博士、创胜集团的叶峰博士一起讨论了研发,生产,临床,运营和业务方面的“新抗体药物产业化的机遇和挑战”。